菜单导航

先秦时期仁义最可怕一面:我愿为君王做事,但

作者: 冷月轻吟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03日 10:42:20

很多情况下,“人心不古”总是被我们当成一句调侃的话。那么说到古人,尤其是先秦时期,自由、高尚、仁义等品质充满那段时期,集大成者辈出,如今想来也令人神往。然而,即便是最开放的、学者可以与君王坐而论道的先秦时期,同样也有非常极端的一面。

先秦时期仁义最可怕一面:我愿为君王做事,但请先杀掉我妻儿

文章开头 ,先让我们讨论一个问题:如今社会,如果一个男人为了达到某个目的,公然杀掉妻儿会有什么结果?不管其目的如何,这种做法恐怕必然会遭致社会的谴责。但在春秋末期, 有个叫要离的人就做过这样的事。他的做法和逻辑看上去非常无厘头,甚至可以用荒谬来形容,但他极端的仁义却被传为一段佳话。

春秋吴国有个叫椒丘欣的勇士,此人勇猛无比,喜欢广交天下志士,名望颇高。然而人无完人,椒丘欣为人高傲,说话经常不经过大脑,也因此无意间得罪了不少人。那时候的豪士大多不拘小节,因此就算有句话特别难听,大多数人也只是一笑而过罢了,直到椒丘欣碰到了要离。要离外表瘦弱,其貌不扬,然而来头却不简单:他是吴国名臣伍子胥的好朋友,出身于职业刺客世家,平时当屠夫,杀鸡宰羊,然而一旦有委托,立马化身杀手,招招致命。

先秦时期仁义最可怕一面:我愿为君王做事,但请先杀掉我妻儿

即便如此,要离也不是一介莽夫,相反,他精通剑术与辩论。在一场酒席上,椒丘欣又出言不逊,不巧得罪了要离。要离当场加以还击,弄得椒丘欣非常难堪。酒席散去后,椒丘欣越想越气,后来竟然直接提着剑去找要离,扬言要当场砍了他。要离得知后不但不慌张,居然让妻子把家中大门打开,自己端坐在正厅等候对方上门。

椒丘欣进屋后,当即拔剑架在要离脑袋上说:“你有‘三该死’知道吗?当众羞辱我,这是一该死;半夜不关门,这是二该死;知道我来杀你却不逃跑,这是三该死!”言下之意,要离今天要死,不是椒丘欣要杀他,而是他自己找死。要离听完却冷冷一笑说:“三该死我没有,你却有三不肖,你知道吗?”椒丘欣一愣,要离接着说:“当众受辱而不敢反击,此乃一不肖;要报仇却深夜入室搞突袭,此乃二不肖;把剑放在我脑袋上才有胆量说这些狠话,此乃三不肖。你如此不仁不义,还敢丧心病狂地指责我,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?”

先秦时期仁义最可怕一面:我愿为君王做事,但请先杀掉我妻儿

要放在今天,死到临头还嘴硬,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然而在先秦时期风气的影响下,椒丘欣竟然火气当场就消了,收剑入鞘,感叹道:“吾之勇也,人莫敢眦占者,离乃加吾之上,此天下壮士也。”如果这件事到此为止,确实是一段佳谈,然而事情后面的发展,却朝着残忍极端的方向去了。公元前515年,专诸刺杀吴王僚,吴王子庆忌出逃。

庆忌是一个非常有出息的人,他自幼习武,勇武过人,出逃后短短几个月就组建起一股强大的势力,不断向吴国军队发动进攻,几乎是战无不胜。吴王阖闾非常焦急,在此情况下,伍子胥将名声大臊的要离推荐给吴王,承诺要离可以除掉庆忌。阖闾很高兴,把要离当成救命稻草一般款待。然而看到要离瘦小不堪,脸色非常难堪。要离直言不讳道:“大王患庆忌乎?臣能杀之。”

先秦时期仁义最可怕一面:我愿为君王做事,但请先杀掉我妻儿

不过,要离也提出了条件:想要杀掉庆忌,必须砍掉他的右手;除此之外,还必须要杀掉他的妻子儿女。阖闾一听连连摇头,说这咋行?除掉一个政敌哪用着你家破人亡?要离却搬出了一套令人玩味的逻辑:“臣闻安其妻子之乐,不尽事君之义,非忠也;怀家室之爱,而不除君之患者,非义也。”就在要离这套“忠义之说”的套弄下,吴王终于被打动了。要离被砍掉右手,假装仓皇出逃;而他可怜的妻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被杀掉焚尸并弃于市。

要离在当时也称得上是天下名士了,其名声不在有影响力的诸子百家之下,这样一搞自然是弄得人尽皆知。要离捂着断手去找庆忌,咬牙切齿地说要追随庆忌以报家仇。庆忌自然是没有半点怀疑,还把自己的军队交给他操练。数月后,庆忌举大军渡江伐吴,要离就在他左右陪伴。然而就在江心处,要离趁人不备,用短矛刺穿了庆忌的胸口。庆忌此时才明白这一切是苦肉计,一怒之下抓住要离的脑袋,连续按到江水中三次。左右侍从要杀了要离,庆忌却阻止了。

战争永远是世间最为残酷的事情,在这个过程中,很多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性命。而战争一旦出现,人们除了真刀真枪亦或者是各种战争武器上的较量之外,还有间谍术的抗衡。在抗日
2019年10月01日 01:33:02  决情断爱
隋朝和唐朝一起,人们习惯称为隋唐时期,因为隋朝存在的时间太短了,只有38年,不过隋朝却为唐朝奠定了基础,所以有习惯将他们两个朝代并称在一起。 隋朝之前是什么朝代就很
2019年09月26日 10:15:51  狂拽酷炫
在我国古代历史上,一直以来战乱不断,有各国之间的内战,也有为了抵御外敌匈奴入侵的战争,可以说没有一个朝代能够杜绝战乱的爆发,那么哪一个朝代最为和平呢?其实很难去评
2019年09月24日 18:30:59  国际领袖
9月6日,有高贵辣妹之称的维多莉亚在推特上留言,说她的自行车丢失,还说今天不能骑回去了,外媒报道引发网友热议。维多莉亚的单车停在纽约街头,媒体上配了一张只剩下车轮的
趁着周休假日,今天我准备作好下厨的准备,我打算挑战甜点制作,是好吃的鲷鱼烧。 我怀抱着满心的期待,出门去采购材料,到了蛋糕专门店好好选购了一番。才刚踏入家门,就发
参加运动健身,顺便拍拍月历,这是英国华威大学划船队近些年来的公益举措,除了女子划船队每年都拍摄裸体月历外,男孩子们也会秀一秀他们健美的身体。 图片翻摄《太阳报》 2
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便利快捷,又充满无穷创意的年代,回首一世纪以前的社会,当时人们是如何幻想现在的我们呢?最近Wiki网站公开数张极珍贵百年图辑,正是20世纪初作家对21世纪
已经是军训的第二天了,我们可以亲自体验烤鸡翅的感觉,我们都蹦蹦跳跳地跟着教官来到了一片空地上。我们一个接一个地拿到了叉上了叉子的鸡翅,鸡翅已经调好味了。教官匆忙
《五十道阴影》(Fifty Shades)三部曲具有意想不到的影响力,以BDSM文化中的束缚为灵感的时尚衣饰小配件正在英国电商平台ASOS售卖,消费者可以选择方格款、标准黑色款以及皮革款,
以前学英语讨论什么东东最难翻译,最后大家一致认为《道德经》最难,作为炎黄子孙都看不懂,遑论译成外文了,当时也有人表示武侠小说恐怕也很难,因为那里面的各种功夫名词大
春姑娘早已远去,我们迎来了炎热的夏季,在这阳光重重,炎热不堪的夏日里,我经历了一件件趣事。 六月,天气已经有点热了,树上也已经停了一群不老实的知了。月底,我放假了
历史上的袁天罡是怎样的人?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说一说袁天罡的来历,以及袁天罡的基本介绍。 袁天罡:隋朝末年或唐朝初年的玄学家、天文学家。据《隋纲赟拓》记载袁天罡
世界上最大的珍珠问世,比之前世界上最大的阿拉珍珠大上5倍,重达34公斤,价值超过1亿美元。有趣的是,珍珠的主人是一名渔夫,由于不知道珍珠的价值,藏于床下10年。 图片翻摄《
鬼神之说,自古乱谈,可偏偏有人偏信,还处心积虑摆放求之,为一己之私,大行阴晦之事。更没有想到为了满足市场需求,这种无巫蛊之术竟光明正大的在淘宝网上开起了店铺,这些
在国外,FACEBOOK这样社交媒体的出现,令很多人朋友圈骤然增大。正如常识告诉我们的那些,我们不可能和所有人都成为要好的朋友 。既然社会交往是必须的,有没有什么办法来筛选适
中国道教的女神仙很多,也很古老神秘。比如女娲、西王母、碧霞元君、九天玄女等,但这些女神仙只是存在于人们的信仰中,存在于神话传说中,没有人亲眼见过她们。可是有一位
(灿烂海滩原创作品,严禁转载) 本文要介绍的这个三国成语故事出自《三国志·先主传》,时间是在献帝建安二十五年。这个成语出现在许靖、麋竺和诸葛亮等蜀汉大臣上给刘备的
1461年8月6日,夜间二更许。由于接到朝廷的命令,怀宁伯孙镗、恭顺侯吴瑾和广义伯吴琮三位将领,正在紫禁城的朝房里休息。等待次日清晨率京军西征。 突然,屋外传来一阵紧促的
说起这件事,溥仪实打实戴了绿帽子,最后竟还倒贴给奸夫400块大洋。 溥仪3岁时就当了皇帝,住在皇宫,后来年龄稍大,据说被宫女玩坏了,丧失了性能力,从此成为一个不完整的男
李鸿章确实有要诛杀胡雪岩的打算,很可惜,胡雪岩作为布政使,又身穿黄马褂,头顶二品顶戴,不是他想杀就能杀的。胡雪岩作为东南首富,又背靠左宗棠,虽然最后被李鸿章和盛
我们在前面讲到,康熙晚年的太子之争中,随着多位竞争者的先后出局,最后最有希望竞逐皇位的,还剩下四阿哥胤禛和十四阿哥胤祯两人,并且最后以四阿哥的胜利而告终,是为雍
在古装影视剧中经常会出现刀下留人的桥段,以这种方式来调动观众的情绪。很多人可能觉得刀下留人是剧情需要,实际上在古代是真的有这种情况存在的。 在古时候,朝廷进行赏罚
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是曹操《短歌行》中的一句诗词。很多人不理解曹操所说的杜康到底是什么意思,实际上杜康被称为酒圣,因为传说杜康是酿酒的鼻祖人物。《说文解字》有记载
貂蝉,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。文学作品中,貂蝉是王允的义女,后为离间吕布和董卓之间的关系,王允先将她送于吕布,就在吕布和貂蝉定亲之后,又将其献给董卓,成功挑拨了吕
戚继光的晚年算不上凄惨。至少在同时期而言,无论比起同僚的俞大猷,还是曾经的上司谭纶、胡宗宪,乃至最大的靠山张居正。戚继光还算是相对安全着陆。 虽然被一步步从节制北
乾隆皇帝是清朝最有福气的皇帝,没有之一,由于生性聪慧,被父亲雍正皇帝重点培养,小小年纪便在康熙皇帝面前博得了欢心,从此这对祖孙俩竟然成为了知己,有传言说康熙皇帝
刘禅是历史上一位特别有名的蜀汉君主,在他在位期间,诸葛亮做过他的相父。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支持姜维北伐的,但是后来却因为听信了小人的谗言,所以统治慢慢开始变得腐败
博评网